<pre id="ztfjb"></pre>

    <track id="ztfjb"></track>
      <nobr id="ztfjb"><dfn id="ztfjb"><cite id="ztfjb"></cite></dfn></nobr>

      <ruby id="ztfjb"><delect id="ztfjb"></delect></ruby>

      重慶禁止公辦高中招復讀生,“老政策”仍有“新爭議”

      近日,重慶發布通知,全市普通高中學校不得舉辦復讀班,不得與社會機構聯合舉辦復讀班,不得在培訓機構以學校名義舉辦復讀班,不得招收復讀插班生,新生入學的高一年級不得出現大班額增量。

      乍看之下,這樣的規定確實對復讀生有點殘忍,大大地縮小他們的選擇范圍,增加了復讀的成本。但從教育公平和節約教育資源角度看,合情合理。畢竟,復讀生和應屆生面臨的是相同的考試和錄取分數線,對于應屆生來說,對手比自己多學了一年、兩年,競爭優勢明顯,高考勝出的概率要大很多。被擠壓的應屆生考不上大學,也會選擇復讀,這樣循環往復,形成惡性競爭。為了限制競爭,為了對應屆生的公平,復讀生讓渡出公辦高中教育資源,多承擔一點代價,并非不可理解。

      事實上,早在2002年,教育部就禁止公辦高中招收復讀生,此后多次重申該規定。但不時有公辦學校搞點小動作,比如以民辦中學的名義招生,但實際仍納入公辦教學管理。2020年全國高考報名人數1071萬人,其中復讀生人數為242萬人,占比22%。個別省份復讀生的比例,甚至達到了40%,很難說這里面沒有公辦高中的一番貢獻。

      一些公辦高中與政策唱反調,背后有其利益的考量,他們和復讀生是各取所需、相互成全。復讀生可利用公辦教育的資源再戰一年,公辦高中也能用復讀生的成績裝點門面。相比應屆考生,經驗豐富的復讀生,成績更有保障,考出高分的概率更高,公辦高中自然不肯輕易放棄這塊名利雙收的蛋糕。

      如今重慶重申禁令,一來是對過往公辦高中的違規之舉,進行系統性的糾偏,二來也是鼓勵考生升學,好逐年降低復讀人數。但禁令能否貫徹得下去,能否取得預期的效果,仍有疑問。

      只要高考的指揮棒沒有改變,社會對重點大學文憑的需求和追逐沒有改變,考生復讀考一個好大學的需求,就會旺盛如故。在龐大的市場面前,公辦高中勢必會設法找到生存空間,這么多年來的“頂風作案”便是最好的證明。

      所以,把復讀生排擠出公辦高中,只能說是對應屆生公平焦慮的一個回應,如果不能有效地降低復讀人數,緩解激烈的競爭,這一問題很難得到根本性的解決。而問題的關鍵,在于考生的選擇太少,一考定終身,讓他們不得不通過周而復始地重讀,年復一年地刷分,來接近心儀的大學。

      從理論上來講,測試次數越多,考試本身的可靠性就越高,其平均值就越能接近考生的真實水平??忌钤谝獾?,無非是能考出真實水平,不會因一時的失誤、一次的失利,而遺憾終身。若能打破“一考定終身”,實現一年多考,允許考生自主選擇,在多次的嘗試中選擇最優結果,這樣他們就不必靠擠占應屆生的資源,一年年地浪費自己的青春,來獲得跨越龍門的機會,彌補與理想大學失之交臂的遺憾。

      有的地方已經有了相關嘗試,比如,浙江高考實行“必考+選考”,即“3+3模式”,其中,外語和三門選考科目一年提供兩次考試機會,考生可以將高分計入總成績。雖然只是部分科目增加了考試機會,但也擴大了學生的選擇權,不會因一門或幾門科目的失誤,而被迫復讀。希望該嘗試能夠逐步擴至所有的科目,惠及所有的考生。唯有這樣,才能真的稀釋掉復讀的需求,減少考生的機會成本,改變復讀帶來的惡性循環。

      亚洲精品无码aⅴ片_特级AAAAAAAAA毛片免费视频_久久人91午夜亚洲精品无码区_国产精品任我爽爆在线播放